<dd id="x8ihw"></dd>

<dd id="x8ihw"></dd>

<button id="x8ihw"><object id="x8ihw"></object></button>
      1. <dd id="x8ihw"></dd>
      2. 曝光臺

        首 頁 >> 曝光臺 >> 正文

        “食之秘”上海直營店全關門

        2019年08月07日 09:21

        來源:東方網

        WDCM上傳圖片

                 作為上海蛋糕甜點的資深網紅,“食之秘”蛋糕自2007年入駐上海以來,一直廣受好評,來福士、晶品、美羅城等申城知名商場均有其一席之地。
          然而,從今年7月開始,上海的“食之秘”門店開始陸續關店,不少消費者購買的蛋糕儲值卡等預付卡面臨無處可用的窘境。
          “大眾點評”網顯示,“食之秘”在上海的門店原先有23家,目前大部分都顯示已“暫停營業”或“歇業關閉”,而尚在營業的3家門店均自稱系加盟店,與直營店無關。
          在一名供應商看來,“食之秘”陷入經營困境早有預兆,“欠供應商的款項可能超過3000萬元”。
          這一昔日老牌網紅,何以淪落至此?
          [關店亂象]
          店關后仍有員工來“上班”
          7月18日,一名網友在微博上發布了這樣一則帖子,稱食之秘在上海的門店陸續關門,現有還在開的門店均自稱是加盟店,不能使用儲值卡,所以自己在食之秘買的儲值卡不能用了。該名網友撥打了食之秘的辦公電話和400服務熱線,均無法與對方取得聯系。
          7月22日,另一名網友也發帖講述了類似遭遇:自己在食之秘購買了充值蛋糕卡,遭遇門店關門,無法使用,現有門店則稱自己是加盟店,不負責兌換。對此,這名網友感到非常無助,不知如何是好。
          近日,記者在“食之秘”的微信公眾號“食之秘Secretrecipe”上找到了數個訂購、服務、客服電話,一一撥打過去,不是提示該號碼已經停止使用、停機,就是空號。
          在“大眾點評”上,記者也看到,“食之秘”在上海的門店原先有23家,目前大部分都顯示已“暫停營業”或“歇業關閉”,僅剩6家門店還在營業狀態。
          然而,記者實地走訪發現,目前,實際僅有三家門店還在運營(為近鐵城市廣場店、天物空間店以及長泰廣場店),三家門店均自稱系加盟店,與直營店并無關系。
          8月3日,記者前往位于靜安晶品商場負一樓的“食之秘”門店,發現該門店已經關停,店內桌椅仍按原來的樣子擺放著,但門店空無一人,物業公司用隔離帶將門店大門攔住。
          據對面商鋪的工作人員介紹,這家食之秘大概是在一周前停止營業的,店內相關物品大概用了兩天時間搬離。而在門店已經停止運營后,仍有部分員工來門店上班,但對具體關店的情況不是特別了解,只是覺得非常突然:“門店關了之后,還有員工在店裡干坐著,前幾天,人還挺多的,后來一天比一天少,最后就沒人來上班了。”
          加盟店稱與直營店無關
          “食之秘”直營門店關停后,三家自稱加盟的門店為何能躲過“關停”風波?他們銷售的蛋糕等貨品又從何而來呢?
          8月1日,記者首先來到真北路近鐵城市廣場的食之秘門店,這裡還在照常售賣蛋糕,產地標示為江蘇蘇州。除了蛋糕,門店還銷售果汁飲料。
          在門店柜臺上,記者看到一個可以線上訂購蛋糕的微信公眾號“QUANDO匡朵”,“提供(secret recipe)蛋糕的全城配送服務(目前僅限上海市),上架蛋糕直接從工廠冷鏈配送”。
          記者注意到,該公眾號的賬號主體為上海膳細坊餐飲管理有限公司。
          據該門店工作人員介紹,該門店是加盟店,與直營店屬于兩個系統,所以直營店的預付卡不能在此使用。
          對于門店的貨源,一名工作人員稱,是加盟店工廠直接提供的:“我們供貨的工廠和直營店的供貨工廠一直以來都是兩個分開的工廠,所以他們關停了,跟我們沒有關系。”
          當被問及供貨工廠的具體地址和聯系方式時,對方沒有回答。
          此外,“食之秘”長泰廣場店和天物空間店同樣也表示,門店為加盟店,不了解直營店關店的情況。
          在走訪過程中,記者留意到,這三家門店與“食之秘”直營門店的經營業態有所不同,比如近鐵城市廣場店銷售飲品、長泰廣場店的店招則主打一款“北海道芝士塔”,而天物空間店還有燒烤提供。
          [業內報料]
          2017年就曾拖欠100萬
          究竟出現了怎樣的變故,才會讓“食之秘”突然之間關掉上海的所有直營門店?
          近日,記者輾轉聯系上了一名為“食之秘”提供調味品的供應商李先生(化名)。
          據他透露,目前,無論是“食之秘”工廠的廠長,還是公司負責人,都已經聯系不上:“公司和工廠的老板都是馬來西亞人,平時,我們主要是和工廠一個楊廠長聯系,我跟他們合作有10年了,真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事情!”
          李先生說,一直以來,他與“食之秘”方面非常信任,合作也很愉快:平時,他負責將貨品運到食之秘的蘇州工廠,待工廠生產成品后,再運送到上海的門店。
          李先生的貨款,平時一直由蘇州工廠結算,但因為業務往來的原因,他與“食之秘”上海公司方面也很熟悉。
          記者通過“天眼查A pp”查詢到,“食之秘”總公司名稱為:食之秘餐飲管理(上海)有限公司,公司類型為“有限責任公司(外國法人獨資)”,法定代表人系SIM LEONG THUN,注冊資本為人民幣7288.848900萬元,成立于2002年11月7日。目前,該企業已被上海市場監管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。
          李先生提到的“食之秘”蘇州工廠,全名為蘇州食之秘食品加工有限公司,同樣是有限責任公司(外國法人獨資),法定代表人為沉良團,他同時是食之秘餐飲管理(上海)有限公司古北店和寶山店的負責人。
          據李先生了解,SIM LEONG THUN的中文名字就是沉良團,“也就說,食之秘餐飲管理(上海)有限公司與蘇州食之秘食品加工有限公司實際上是同一個老板”。
          實際上,早在2017年,“食之秘”就曾經拖欠過李先生一次貨款,欠款金額為100萬元左右,但是出于以往良好的合作關系,他并沒有因此中斷與“食之秘”的合作。在與對方簽了保証書之后,李先生仍繼續給工廠供貨。
          到了2018年3月,“食之秘”方面也確實按照約定付清了2017年的欠款。但,“食之秘”蘇州工廠同時又再次拖欠了2018年1月至3月的貨款。
          按照2017年的做法,李先生和對方再次簽訂了一個還款保証書,對方承諾將在2019年4月到5月之間還清。
          這一次,李先生依然選擇了相信“食之秘”蘇州工廠,并持續向其供貨,欠款也從一開始的20萬元累積到了上百萬元。
          但,接下來,李先生卻沒有像上次一樣,等來還款。
          起訴后又協商最終撤訴
          “到了今年6月份,我還沒有收到還款,就在蘇州起訴他們了,結果蘇州的廠長還有上海公司都來跟我交涉,讓我撤訴。”李先生說,在他起訴之后,“食之秘”方面又向他提出了重新簽訂保証書的請求,并將還款日期推后到了今年9月份。
          李先生說,這時,他已經意識到,“食之秘”陷入了經營困境,隨后,“食之秘”方面組織包括李先生在內的20多家供應商,召開了第一次協商會,“食之秘向大家承諾會還款,讓大家到上海的公司去協商,還給我們介紹了一位投資人,稱雙方正在洽談合作,經營狀況很快會得到改善”。
          之后,蘇州工廠方面又組織了一次協商會議,請求供應商撤訴,并提出了幾種還款方式讓大家討論。
          “當時,我們20多家供應商估算了一下,被食之秘公司和工廠拖欠的貨款加起來超過3000萬元。”李先生說,因為有新的投資人正在洽談,大家再一次選擇了相信食之秘,“相信對方很快就能走出困境,我也就撤訴了”。
          懷疑關閉門店早有預謀
          然而,等到今年7月份,李先生等一眾供應商,依然沒有等來食之秘的還款,卻等來了食之秘在上海各大門店集中關店的消息。當李先生再次聯系食之秘蘇州工廠的廠長時,卻發現電話打不通了,上海公司的負責人也失聯了。
          回想起這一系列事情,李先生表示,自己確實有些疏于防范,因為此前暴露的一些細節沒能引起他足夠重視。
          據他回憶,雙方此前10來年的合作過程,貨款一直是由蘇州工廠結算,但在2018年,他卻從工廠方面了解到,原本匯總到工廠的門店收益全部被上海公司“截留”,所有門店款項全部由上海公司進行管理,“工廠其實是盈利的,但上海公司把錢都拿走了”。
          另一方面,“食之秘”上海公司一位核心高層也在2018年被調離崗位,返回馬來西亞工作,當時李先生就感到非常奇怪:“這個人是該公司的靈魂人物,我當時就想‘他走了,公司該怎麼辦啊’,后來果然出問題了。”
          在李先生看來,“食之秘”突然關閉在上海的直營門店,可能是早有預謀。因為據他了解,食之秘在馬來西亞、泰國等地的門店依然照常營業,收益也非?捎^,遠沒有到關店倒閉的程度:“后續,我們一定會採取法律手段維權,也呼吁職能部門盡早介入。”
        真人炸金花